<font id="39jdl"><var id="39jdl"><address id="39jdl"></address></var></font><address id="39jdl"><listing id="39jdl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39jdl"><listing id="39jdl"><meter id="39jdl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39jdl"><address id="39jdl"><th id="39jdl"></th></address>
        <form id="39jdl"><nobr id="39jdl"><th id="39jdl"></th></nobr></form><noframes id="39jdl"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39jdl"><nobr id="39jdl"><progress id="39jdl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北京校區

         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

          400-900-4581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  >   活動列表   >   【鄭州校區】讀書上學,或許是將來唯一的上升通道!

          【鄭州校區】讀書上學,或許是將來唯一的上升通道!

          2019-02-19 16:25

          北京折疊?不,或許更為悲慘


          16年獲得雨果獎的《北京折疊》,是中國作家郝景芳作品。描述了在未來的北京,折疊成三種不同的空間,分別居住著,上流、中產和底層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主人公老刀生活在第三空間,與5000萬人擠在一起,他的工作是垃圾處理工,生活中充斥著骯臟與霉氣;第二空間是一群受過良好教育的金領精英,一共2500萬人生活在秩序井然的高節奏工作中;擁有同樣面積的第一空間人口最少,這里生活著北京的權貴和富豪階層,他們制定城市規則和法律法規,人口只有500萬人,僅僅是第三空間的十分之一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三個空間每48小時輪換一次:第一空間的統治者能夠享受一整個24小時,然后睡去,第二空間的白領蘇醒,他們能夠享受白天的12小時;第三空間的勞工只能享受從夜晚十點到清晨六點的時間,也就是說,他們永遠都看不見真正的太陽,高懸頭頂上的陽光,只是第一空間的統治階層用技術手段制造的假象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而且,第三層空間的人的生存可能被進一步剝奪。在老刀前往第一層空間送信的過程中,他聽到了一段對話,是當權者否定了技術進步,替代垃圾工的決意,因為考慮到上千萬的垃圾工失業會造成不穩定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但在現實生活中,或許不會那么考慮。正如同英國當年的工業化一樣,一代新人換舊人,歷史規律而已。


          科技驅動,底層面臨的艱巨挑戰


          如今,比“工業化”更威脅到底層生存空間的“科技”逐漸產生,馬云的無人超市在杭州開始運行,使用手機淘寶或者支付寶掃碼直接進店!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整個超市沒有一個售貨員!各種商品應有盡有!拿起就走!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無須掃碼支付!無須收銀員!系統自動會在大門處識別你的商品,自動從支付寶扣款!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并且,馬云與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后已經聯手宣布:未來幾年,將在全國開展10萬家無人超市!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全國無數的超市、無數的便利店,大概解決了數千萬,甚至上億的就業,現在馬云的無人超市來了,這個行業在顫抖。


          通道何在?或許只有讀書上學!

          在《北京折疊》里,老刀冒險送信,是為了讓糖糖能上一個好的幼兒園。他沒考上大學,做了垃圾工,甚至將來可能連垃圾工的工作都不保,但他希望糖糖未來不至于如此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二空間的研究生秦天,曾有機會再第一空間實習,畢業后,如果能通過聯合國新青年項目的篩選,就能去第一空間工作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第二空間和第三空間相差多大呢?秦天實習工資10萬塊一個月,而老刀1萬。第一空間和第二空間差距多大呢?依言每天只上半天班,拿半薪,一個禮拜就能掙10萬元,也就是說,月薪80萬以上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依言能在第一空間,是因其出身家庭,這并非所有人都能企及的。但秦天卻是能夠觸碰的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如果老刀當年考上大學,自然也就進入第二空間,或許還有機會進入第一空間。而他沒有,秦天考入了,在第二空間扎根,有機會進入第一空間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在《北京折疊》里,讀書上學,是一條明顯的晉升通道?;蛟S你以為《北京折疊》太過殘酷,屬于過于遙遠的不可知未來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但馬云的支付科技已經表明了一種趨勢,加上不斷得以突破的人工智能,遙遠的未來將不再遙遠。

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彩杏娱乐登录